載入信息中...
首頁添加收藏設為首頁中羽APP
當前位置:主頁 > 羽壇動態 > 人物 > 封面人物 | 石宇奇:打破一切恐懼找到答案

封面人物 | 石宇奇:打破一切恐懼找到答案

時間:2019-12-04 19:51:29 來源:羽毛球雜志 作者:閆佳

    其實,了解石宇奇的人都知道,傷后的他一直和時間較勁,因為“等待”這個詞對他而言特別“親切”。等待傷病好轉,等待比賽來臨,等待歷盡千帆后能夠沉淀出更加好的自己。

    作為國羽男單的準接班人,從亞青賽冠軍、青奧會冠軍、超級賽冠軍、總決賽冠軍,再到湯杯冠軍、蘇迪曼杯冠軍的絕對主力,誰也不曾想到過,石宇奇居然會為東京奧運積分排名而頭疼。

    7月在印尼公開賽上的意外受傷,對正值上升期的石宇奇來說,是晴天霹靂的當頭一棒。突如其來的傷病,打亂了他的奧運搶分計劃,更無情地將他從高空拽至谷底。在掛起免戰牌的105天中,石宇奇錯過了8站重要賽事,其中包括積分最多的世錦賽。缺席讓他的世界排名從第3降到第7,更關鍵的是在東京奧運會的積分榜上,他的排名僅在第56位。

    面對緊迫的賽程與未知的前路,“小石頭”怎能甘心被如此“放倒”。三個月的恢復期,他從輪椅到拄拐,從學走路到踮腳跑步,從定點練技術到打全場……失落過、惱火過、也流過淚。他知道手術可以修復身體上的傷病,但內心的重建需要循序漸進。夢想從來不是三分鐘熱度一蹴而就,從小時候拿起羽毛球拍,他到底受過多少次傷,流過多少次淚,在賽場上多少次摔倒,又站起來,已經無從統計。想要到達彼岸,想要天塹變通途,他明白唯一的答案就是勇敢地向前走,哪怕逆著光也要驅散黑暗去尋找。

    想贏石宇奇“NOT EASY”

    在傷后的第105天,石宇奇由澳門公開賽再度啟航。首場復出戰開賽前,久疏戰陣的他,獨自一人在熱身館外的走廊,默默練著步法,調動狀態進入角色。終于,他又站上了那片熟悉的綠色戰場,與他隔網而立的是替補入賽、世界排名第73位的法國選手卡拉爾伯特。

    太久沒有比賽的石宇奇,16比21丟掉了第一局。第二局,他依舊打得謹慎,而比分打到15比19時,他感覺局勢不大妙,心想再被動下去,對手可就要贏了。那股子心底的不爽,讓他連得4分追至19平,而后一路“大心臟”,硬是以26比24扳回了一局。決勝局,放開了的石宇奇自然沒給法國人機會。一波出色的攻防他連取11分,看到對手全然沒了之前的神采飛揚,他一鼓作氣以21比11鎖定了勝局。贏下復出首勝,他終于又回歸到爭搶奧運積分的征程上。

    “其實,本來想著第一場打完,結束就結束了。”回想起險些“一輪游”,石宇奇說開局想收著點打,但后來心中冒出了求勝欲,也就顧不了那么多,本能地就放開了。“當時落后就是很不爽,心里就是想贏,結果也就贏了!”

    贏下比賽后,卡拉爾伯特向石宇奇“打聽”恢復情況,“你現在恢復到幾成?”“大約70%吧!”卡拉爾伯特聽罷無奈地直搖頭說:“和你的七成功力打,我還打得如此不容易!”

    首場就是跌宕起伏的3局大戰,石宇奇重溫了久違的勝利,隨即而來的是整個人都累得不行,下場后渾身肌肉就起了反應。為了減輕酸痛狀況,他的康復主管、北醫三院的高鑫大夫建議他用冷熱水浴來緩解癥狀。剛好酒店房間內有浴缸,體能師打來冰塊,讓石宇奇在冰水中泡1 分鐘,而后再去沖熱水,反復交替。最后,再用筋膜槍給他適度放松。那天是晚場比賽,結束放松治療時已經是凌晨1點多了。經過一番“急救”,石宇奇第二天上場感覺好了不少。

    揮別三個月后的首站公開賽,石宇奇一口氣打滿五場,不論是過程還是結果,他都沒想到。特別是贏下泰國新銳王高倫的那場,他歪頭笑著說:“不知道怎么回事就過關了。”畢竟回憶起6個月前他們在蘇迪曼杯時的那場對決,當時打得刀光劍影。石宇奇轉念調侃說:“他可能是見到現在的我不太適應,看到我這個傷患,不太忍心下手。”帶著澳門公開賽的一枚銀牌,石宇奇轉場福州公開賽,參加世界羽聯今年最后一站750賽。

    接受欲速不達

    重新回到場上,石宇奇總嫌自己不夠快,不能隨心所欲,磨得他必須接受現狀的慢節奏。“首先,上場前需要熱身活動的時間更長了。”從前,只要提前一場比賽開始熱身即可,現在則要兩倍的時間去準備。“需要活動踝關節,身體其他地方也要激活。而且,打固定也比較花時間,打得不舒服,還要重新拆掉再打好,起泡的地方也得照顧到。”石宇奇說:“現在這些千篇一律的重復,不管是疼痛還是別的,都需要足夠的心臟經得起磨礪。”

    福州公開賽首輪贏下了同病相憐的韓國男單名將孫完虎,賽后石宇奇指了指二人的腳,默契地相視而笑。次輪,他遇到了在澳門打決賽時一樣的問題,腳底的水泡再次影響到他的移動。首局前10分,石宇奇認為打得還可以,但對手太有求生欲了,抓著他明顯的軟肋。拖著破了皮的水泡,石宇奇在后半局只能靠意識去判斷球會打到哪兒,就往那兒靠一靠。為了保險起見,他在第二局選擇了退賽。

    羽毛球運動員腳上磨泡很常見,但石宇奇屬于比較夸張的那種,但凡見過他的水泡都會不明覺厲。原本從澳門到福州賽前,他的水泡有了一些好轉,但經過首輪的“廝殺”,右腳的老繭下又磨出了新水泡,而且此時上面那層老繭有些要掉了,但不能剪,需要等里面那層皮慢慢長出來后再剪掉。隊醫為此想了很多辦法,貼泡貼、用棉花墊,但是比賽不是其他,現實就是薄皮還沒長好,里面那層又破了。石宇奇調侃說:“長新皮的時間趕不上比賽的進度,當新皮長出來,就又要打比賽了。”

    不過,眼見著2019年走到尾聲,之后會有一段較久時間的蓄力冬歇期。石宇奇希望可以趁這段時間抓緊克服,重塑可能。就像打游戲,從最荒涼的邊界開始,一點一點地打怪升級,直至掌控全局。

    從澳門300賽的7成功力到福州750賽恢復到8成,以適應比賽、尋找狀態為目標的石宇奇,任務完成得還算不錯。沒有水泡的影響,他也許會帶來更大的驚喜。但石宇奇卻辯證地分析道:“可能很拼,還贏不了。你想現在的男單現狀,全盛時期都不見得能贏,更別提現在只恢復到8成。”言語之間,有無奈,卻也閃爍著渴望自由奔跑的急切。

    難忘傷后72小時

    如果沒有7月18日那次意外受傷的干擾,石宇奇的東京奧運積分賽恐怕此時已經“高枕無憂”。

    在印尼公開賽次輪因跨步救球,左腳踩偏扭傷后,他坐在地上等待醫生的時候,還沒意識到自己究竟發生了什么,心想噴點東西就站起來繼續打。然而,脫掉鞋子后,他發現左腳踝瞬間腫了起來。“那一刻我就知道,事情并沒有那么簡單。”臉上掛著略顯無奈的笑容,他被教練陳郁指導攙著一瘸一拐地走出場地。之后,石宇奇被送往當地大會指定醫院,最終被診斷為左腳踝側副韌帶扭傷。

    為了確保治療效果,國家隊單打主教練夏煊澤陪著石宇奇從雅加達返回北京。落地時間是20日的凌晨3點,他們回到宿舍吃了點東西,天一亮就從南城趕往北城,到北醫三院等待專家會診。那天恰逢星期六,專家大夫都不在醫院,等專家聚齊時已經是下午5時。

    經過會診,石宇奇的傷被確診為左腳踝側副韌帶撕裂。當晚7時決定手術,9時石宇奇被推進手術室,11時手術順利完成。從受傷到手術,不到72小時,回憶起當時的某些時刻,石宇奇感覺自己好像是按著快進鍵進行的。

    只不過,對于曾經歷過兩次手術的石宇奇來說,手術是他不想要的。因為只要動了刀子,之后的恢復情況誰都無法預料。“我第一次做手術是在省隊時,當時是右手剝脫性骨軟骨炎;第二次是在青奧會后,右腳踝先天性的腓骨長短肌肌腱滑脫。”回憶當初,石宇奇仍心有余悸,“在這兩處老傷的恢復過程中,自己吃的苦真的不算少。”

    但從醫學角度來說,手術治療和康復治療恢復的時間相差無幾,而且手術后,腳踝功能的恢復會比保守治療好得多。在和教練、醫生及家人的溝通之后,石宇奇下了決心。手術進行時,石宇奇沉沉地睡著了。就在他被推出來的時候,夏煊澤看著疲倦的石宇奇不由說了一句:“我看不得小石頭這個樣子,你們這幾天好好照顧他。”隔天夏導又趕赴下一站公開賽去指揮比賽了。

    術后的當晚,麻藥勁過后,石宇奇被疼痛反復侵蝕。有過切身體會的江蘇隊總教練孫俊為了陪石宇奇,整夜未眠,坐在椅子上陪他聊天。“孫導眼睛都要睜不開了,還在和我不停地聊。實在困得不行了,他就到外面去站一會。”

    大概過了兩天,傷口的疼痛感慢慢有所減輕。打上石膏后,石宇奇發現腿垂地的時候,血向下涌會沖擊得很痛。“不過,只要翹起來就不會疼。”能夠找到減少痛感的姿勢,石宇奇也是很容易滿足的。

    康復室的“高材生”

    住院伊始,石宇奇產生過那么一瞬間不切實際的放假幻想,極不喜歡出早操的他盼望著能在醫院多睡一會懶覺。但早上一過6點,護士總會敲門喊他起床,并且和藹可親地問道:“起來啦,要不要我給你打水洗臉呀?”睡眼惺忪的石宇奇趕忙說:“別別別,讓我再睡會。”盡管后來護士為了讓他多睡一會,不再去喊他起床,但早就固定模式的“生物鐘”,總能精準地喚醒他,“新的一天開始了”。

    這條荊棘滿布的康復之路,石宇奇每一天的訓練都被安排得滿滿當當。北醫三院為他配備了最好的醫生團隊,康復過程中,他們也在嘗試挑戰恢復的極限。石宇奇說:“在有保障的前提下,和時間賽跑,能有多快,就有多快。”

    說起康復過程中最難的事情,石宇奇說:“沒有最難,只有更難!”一句戲言,萬種辛苦。了解復健的人都知道,在主動功能訓練前,必須先經過“被動活動”這個輔助過程。忍耐疼痛的第一關,是大夫用手法推疤,通過搓和推,讓皮下的修復處軟化,避免形成硬結。后來,當石宇奇體驗了“被動”壓腳踝的角度后,他感覺之前的手法推疤根本不算個事。

    每次,石宇奇被推到康復門診那一層,隔著老遠就聽到里面傳出各種“鬼哭狼嚎”的“哀鳴”,所以進門前他總要橫下一條心。問他和普通病人相比,是否是只冒冷汗不吭聲的堅強榜樣?他一臉“吐血”狀:“怎么能不出聲,我一直壓到出院為止,每天都要經歷一番痛徹心扉。壓完之后,感覺頭是真的疼啊!”每天經過“被動活動”,石宇奇總免不了汗濕全身,大量的精力消耗讓他總是能躺回床上瞬間入睡。“在醫院時,心態很好,每天都有事情做,一直沒停過,除了治療的時候痛苦一點。”

    治療之外,石宇奇下午跟著康復師高鑫進行全身的康復訓練。羽毛球選手天生的反應以及后天訓練有素的運動能力,讓他無疑成了康復室內“超級模范生”一般的存在。剛開始腳不能落地時,就先練身體機能,他高標準的完成度,讓高鑫感慨運動員不同常人的自身控制能力。慢慢地,石宇奇開始從負重練習進步到脫拐學走路,也從手搖車升級到減重跑臺。比起同類患者,石宇奇的康復進度算是其中的佼佼者。

    “二次創業”太難了

    術后三周,石宇奇從醫院回到天壇公寓。那時,他有些迷惘。他還記得,第一次回到訓練場,一切都那么自然熟悉,只有身體不是自己從前的感覺。站在場上練定點技術,他心里那股子要強勁,沒來由就沖上了頭頂。“那時候還沒法跑起來,只是可以很慢地踮腳,任何專項技術都沒法正常練,唯有簡單的單腳平衡可以做。”

    原本立于金字塔尖上看風景的石宇奇,在傷病沒有恢復透的情況下,感受到一落千丈的差距。一時間,挫敗感將他擊得無處可躲。那個站上球場就自帶高光濾鏡的天賦男孩,那個努力不辱使命、叱咤風云的驕傲少年,那個不怕摔倒又能迅速爬起的年輕人,當時仿佛被重重鎖鏈困住了翅膀。“只能踮著跑,怎么打得了球?”

    然而,嘴巴硬的石宇奇一直在摸索如何成為肩負使命的那個人。這條路沒有既定的攻略或教程,更何況在受傷后,未來似乎失去了固定的形狀。不甘心的石宇奇選擇直面自己的二次創業,他坦言嘴上還是會說太難了,但是已經不會想太多讓自己陷進去怪圈。

    “聯想太多,預期太多,不如把握眼下吧。我一直覺著挺難的,關鍵是如何調整。”不去預期,不去設防,石宇奇并不想將精力放在對未知的勾畫上。在他看來,真正想給你的從來都不會問你要不要,現在的自己只要拼盡全力去努力,去證明夢想是值得的。

    作為一路帶石宇奇成長的教練,孫俊洞察出弟子心態上的變化。為了陪石宇奇度過低谷,孫俊帶著行李“搬”到了北京,偶爾家里有事,他就一早回去南京,恨不得當天往返。為了帶石宇奇重新起步,孫俊循循善誘,變著法兒地增加難度,提高他的自信和興趣。練了一陣子,石宇奇發現好像效果還可以,沒有想象中那么不能接受。

    除此之外,孫俊還針對“小石頭”的心態進行輔導,“別急”是他們近階段時常聊到的主題。孫俊也曾經在2000年奧運積分賽期間出現類似的傷病,面臨過相似的問題,恐怕對弟子的現狀,他最有發言權。

    當然,回到隊中,康復訓練還是要照計劃進行。為了保障石宇奇的康復進度,北醫三院的康復師高鑫每天午后都會擠地鐵到國家隊力量房給石宇奇上課,雷打不動。香港公開賽時,高鑫第一次跟著石宇奇去比賽。因為石宇奇全身酸痛反應比較大,高鑫每次按摩前都先給自己手腕打好固定。現場看過比賽,對于場上時常出現的超越極限的動作,也許是職業的條件反射,高鑫都會不自覺地為選手捏把汗。但隨著對這項運動的認知加深,他也會為石宇奇腿部的一些功能練習進行特訓。

    經過康復練習,石宇奇才明白烏龜墊船腳“硬撐”并不對。小時候,只會肆意揮霍年輕的身體,身心都好似披上了堅硬的盔甲,好像“只要經過嚴格的訓練,就一定能贏得獎牌”。但其實,他并沒有真正學會靈活運用身體的能力。現在,他的踝關節活動度還不錯,關鍵著重于它功能上的恢復。”踝關節是隱形的存在,哪怕用不到它,它也在起著支撐作用。“耳濡目染下,石宇奇也成了半個康復專家。

    從去年廣州總決賽開始,石宇奇身邊就多了一位常常抱著瑜伽墊出沒的體能師小姐姐——王聰。在王聰眼里,石宇奇聰明,對自身的要求很高,自然對周圍的人也不會放低標準。這體現在他冷不丁丟梗給你,你能不能接住;他突然問個知識點,你能不能給出答案。給他上體能課,更是考驗業務水平,因為給石宇奇制定體能訓練計劃,一般常用的動作,他身體條件所限都做不來。換言之,體能訓練內容全靠量身定制。

    自從受傷后,王聰說石宇奇好像有了一些變化。曾經,從出發到熱身場,石宇奇習慣全程戴著耳機不講話。現在比賽前,他有時愿意講講話。“好像變得有些柔和,不再‘耍自閉’了吧。”為了讓石宇奇轉換心情,王聰會避開人多、空氣不流通的力量房,帶著石宇奇在室外進行體能訓練,曬曬太陽,補補鈣。“比賽對精力的要求很高,所以,想讓他有條件的時候能更放松一點,換換頻道。”

    近期結束比賽的石宇奇回到北京,訓練后,他照舊躺在醫務室內那張靠門口的按摩床上。一邊治療,一邊聽歌。也不知道是被按摩得疼了,還是被聽的歌戳中了淚點,眼淚忽得不自覺就流了下來。石宇奇還沒有來得及仔細感受那份突然波動的情緒,一旁的隊友就問道:“你是又犯鼻炎了嗎?”

    也許世界就是這樣,有時看不到黎明的方向,有時受過的傷不一定會有解答,只能在黑暗中變得更堅強。相信時間,相信你不斷的努力澆灌著的信念。這其中,沒有攻略、教程或捷徑。所有失去的,都會以另一種方式歸來。總有一天,黑夜過去,你會在曙光中感謝當初的傷疤現在開著花。

    本文選于2019年12月刊《羽毛球》雜志
    文:閆佳 / 攝:唐詩

      149
      4

      您還未登錄,無法評論!
      ▼倒序查看球友評論 73
      欄目列表
      麻将赢红包提现